当前位置:主页 > 新皇冠体育 > 正文

事无巨细的幕后英雄——访北京冬奥会部分配套基础设施设计负责人

时间:2019-05-22 08:01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shuai

核心提示

题:事无巨细的幕后英雄——访北京冬奥会部分配套基础设施设计负责人 ” 刘子健从事道路工程建设20多年,参与过...

  新华社北京5月15日电 题:事无巨细的幕后英雄——访北京冬奥会部分配套基础设施设计负责人

  新华社记者杨帆 姬烨

  奥运舞台的焦点无疑在赛场之上,而在场馆外,与奥运相关的配套基础设施也在幕后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在北京冬奥会迎来倒计时1000天之际,新华社记者采访了与冬奥相关的一些配套基础设施设计负责人,从交通、市政等层面介绍筹办进展。

  跨越山川 “冬奥高速”串联三个赛区

  自西北走向东南,一条崭新的高速公路已然出现了中国的交通版图之上。京礼高速(北京-崇礼高速公路)分为两段,即兴延高速与延崇高速。兴延段在2016年开工,今年1月投入运营,如今的目光自然转移到了2017年开工的延崇段上。

  “京礼高速是今年世界园艺博览会和2022年冬奥会的重要配套基础设施,确定要申办世园会的时候,这条高速的部分路段就已经开始在规划设计了。”延崇高速、兴延高速公路项目设计负责人刘子健介绍说,后来申冬奥成功,就确定要修建连通延庆和崇礼的完整线路。

  对于这条高速的诞生,刘子健还解释说:“按照最开始的设计方案,这两段高速是北京和河北的省内高速,按设计速度,从延庆的海坨山到张北的太子城要走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申冬奥成功后,按国际冬奥组委要求的转场时间,我们提高了指标,可以达到一小时通勤,不仅保障运动员,也方便群众前往观赛。”

  刘子健从事道路工程建设20多年,参与过大大小小的项目不计其数,但面对这条“冬奥高速”,他和团队肩上的压力也不只来自外界,也在于工程本身。

  “北京城区、延庆、崇礼之间大山纵横,这次修建京礼高速,决定采用‘长隧低桥’的原则,提高隧道比例降低架桥规模,不仅可以避免对山体破坏,也能降低道路的纵坡。”刘子健说,好处还在于开车行驶过程之中安全性更有保障。

  在实际施工中,兴延段的桥隧比达到60%,山区路段更是达到90%,形成了“六隧四桥”的比例,对比国内高速建设案例很少见。“这是目前北京最长的隧道群,而且有一条隧道建成了单面三车道,长度达到5.8公里。”刘子健介绍。

  工程施工方面的突破肉眼可见,工程中一些细节也值得细致观察。刘子健表示,设计过程中非常重视对沿途环境的影响,所以采用了“低影响开发”一个理念,把城市设计里面的一些理念运用到公路上。

  “我们会对沿线的雨水进行收集,然后进行沉淀、过滤、处理,最后用作绿化用水;路上采用了包括太阳能光伏在内的发电设施,为隧道提供照明,还有服务区里的充电桩;北方山区冬天容易结冰打滑,洒化冰盐并不环保,所以我们在筑路原材料里加入了一些添加剂,形成了防冰雪路面,这也是为了北京冬奥会的一次创新。”刘子健说。

  “京礼高速可否无人驾驶”的话题外界极为关注,采访中刘子健也有所提及。“这条路可能会是国内第一个采用智慧驾驶的道路,冬奥会期间运送运动员的大巴可能都会采用无人驾驶的方式。我们在设计中已经有所考虑,目前还有其他单位在协同在做这个工作,已经做过一些实验。”

  刘子健介绍,延崇段今年年底将全线开通,现在还差一段,北京这边有十多公里,河北有八十多公里。“明年有冬奥会的测试赛,现在已经是最后的攻坚阶段了,我们在努力,希望能留下经久的作品。”他说。

  收集再利用 实现赛区用水就地平衡

  作为张家口赛区的核心区域之一,古杨树场馆群包括国家跳台滑雪中心、国家越野滑雪中心、国家冬季两项中心3个竞赛场馆。“设计任务由清华大学设计院和北京城建设计院组成的联合体完成,清华方面做规划建筑类设计,我们做市政类设计,即水、暖、电和道路。”张家口赛区古杨树场馆群市政工程项目经理张嘉明说。

  “崇礼所在的区域是典型的北方气候特征的山区,年降水量约480毫米,蒸发量大。基底条件方面,这里原来是农村,市政设施基本都需要重新规划。”张嘉明解释说,设计团队在深入研究后认为,电力和其他需求可按正常规划设计,而未来最大的矛盾和焦点在于用水。

  为了减轻市政管网供水压力,并且考虑在尽量不影响当地生产生活用水的情况下,进行水资源综合利用,提高水资源的综合利用率成为市政设计的难点和重点。场馆群建成后每年的造雪用水量为20万-25万立方米。市政设计团队为古杨树场馆群量身定制了用水设计方案——通过规划建设,收集利用雨水、尽量减少场地雨水排放,通过雨洪调蓄、场地自然地表径流收集、赛道融雪水的收集与再利用,以减少外部调水、减少造雪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实现场地用水就地平衡、实现海绵赛区、实现区域内生态修复与水土涵养,把崇礼建成国际领先的“低碳奥运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