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皇冠体育 > 正文

边疆党旗红|党员毕世华:我是祖国守边人

时间:2019-06-03 14:48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shuai

核心提示

2018年红岩村种植烤烟738亩,产值197万元;甘蔗1820亩,产值288万元;坚果8170亩,产值205万元;咖啡5344亩,产值126万元...

  原标题:边疆党旗红|党员毕世华:我是祖国守边人

  镇康县南伞镇红岩村玉蒿林自然村 刘超、阮露明丹 图

  我国云南省与缅甸、老挝及越南3国接壤,国境线长达4060公里,有373个边境村(社区),临沧市镇康县南伞镇的红岩村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行政村的6个自然村中有4个与缅甸相连,边境线长6.7公里。山的这一边是中国,山的那一边就是近年来战事不断的缅甸果敢。缅北边民曾几度涌至中国境内避战,当地百姓以极大的爱心、耐心接纳了他们。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在红岩村采访时发现,这个大山里的边境村有村民4107人,2018年农村经济总收入已达到5320.42万元。并且在4年时间里,红岩村的村民人均纯收入从2014年末的6760元,增长至2018年底的11030元,其中缘由和村党员主动担当、长期坚持带头干密不可分。

  一次意外

  “党员带头”是红岩村的传统,毕世华开了个好头。

  2007年至2016年,毕世华一直是村里的界务管理员,守边、固边是他的主要工作。也因为守边,毕世华被炸没了一条小腿。

  至今,拄着手杖的他在阴天下雨的时候,仍能感受到那条已被炸没的小腿隐隐作痛,这一切都缘于3年前的那一次“带头”。

  2016年1月3日,红岩村界务管理员毕世华早起巡过一次边界后回到村里,这时又接到了任务,要求他带领军地联合调查组再去一趟边界。毕世华本可以请他人代劳,但总觉得最熟悉地形的就是自己,他还是去了。

  中缅边境山水相依,山脉看似起伏不大、波澜不惊,然而茂密的植被下面“暗流涌动”。沿着边境公路行驶,路边不乏写有“小心地雷”的警示牌提醒过往人员注意安全。

  南伞镇界桩地图 澎湃新闻记者 高宇婷 图

  红岩村的边境线从117号界桩到121号界桩之间有6.7公里。毕世华担任界务员的9年里,这段路他已记不清走了多少遍,尽管已十分熟悉地形,但还是发生了意外。

  巡边的山路高高低低,队伍在杂草丛、树林包裹着的山间小路上穿梭。一列纵队向前行进,原本在第一位的毕世华因为耽搁走在了中间,此时排在前面的人因不熟悉路走错了方向,当毕世华左转准备带队朝下一个界桩的正确方向前进时,才迈出两步便听到一声巨响。

  毕世华第一反应是有人触了雷,卧倒在地的他想赶紧起来看看谁出事了,正准备嘱咐所有人不要乱动的时候,才发现被炸伤的原来是自己……经过9次大手术、238天住院治疗,毕世华保住了性命,却失去了左小腿和右腿膝盖。

  不惑之年的毕世华 澎湃新闻记者 孙鹏程 图

  不惑之年的毕世华回忆起3年前的那件事,多少有些“埋怨”自己。他曾一度为失去小腿万分沮丧,但终究是重新站了起来。

  死里逃生后的他如今是一名镇康县外事办的工作人员,还是会在空闲的时候穿上义肢、拄着手杖到边界上走一走。“我从小就在边境寨子长大,我对这有感情。”

  边界上插满红旗

  每件看似偶然的事件中往往有其必然性。毕世华负伤和他作为一名党员长期习惯于把责任扛在自己身上分不开。

  澎湃新闻记者在红岩村采访时了解到,2009年缅北爆发冲突,为防止炮弹落入中国境内,时任红岩村村书记、村主任的毕世华带领村里的党员干部、护村队第一时间赶到边境,冒着声声枪炮将紧急从县城买来的五星红旗插满边界。

  毕世华回忆:“特别是没有天然屏障、走向不清楚的地方,反正界限很模糊的地方就多插一些,能够看见红旗的地方就间隙大一点。当时我们还是感到怕,但这个事情不能退,感觉境外人员看到我们手上的五星红旗,他都不敢朝我们开枪,自己都有这种底气。”

  “插了多少红旗已经记不得,就是沿着边境线一直插,也不一定多少米插一个。”毕世华说,“为了边境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得到保障,我们就要带头做了。这件事让我真正感受到一个村庄就是一个哨所、一个支部就是一个堡垒、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

  在边境线上插满五星红旗是为了让对面的枪炮“长眼”。缅北边民也纷纷涌入中国境内避战。据不完全统计,仅2009年“8·08”事件时,红岩村就登记、安置了缅方避战边民1.3万余人,是南伞镇安置避战边民最多的村。

  当时的村书记毕世华带头将5户避战边民带回家吃、住。而村上一户人家,曾最多接纳了100多位来自缅甸的避战边民。